當前位置:首頁 > 租賃動態 會議 通知 > 正文
一個時代結束了,民營融資租賃公司要么主動收縮或淡出,要么被驅離或清理!
發布時間:2021-04-02  來源:金融租賃網  作者:龍駒寨  聯系方式:4008204563

疫情肆虐一年,監管加碼,法律環境市場環境等突變,表面似乎是疫情之禍,其實疫情導致的變化并非主因,疫情本身的確導致了許許多多、潛移默化的巨大變化,但許多方面只是加速了原先緩慢演變的進程而已。我們熟悉的融資租賃和商業保理就是這樣,在前十多年市場萬能主義和金融自由主義的鼓噪下,許多方面尤其是政府監管在很多領域走了彎路繞了一個大圈,這幾年陸續回歸大約2014年的前監管思路,金融不能自由化,具有金融屬性的金融服務也是如此,因此融資租賃商業保理重回有監管有門檻的監管思路,雖然目前還只是銀保監會一統之下的各地散裝監管,各地監管措施不盡相同,這些都無可厚非了,畢竟在缺乏法律法規依據的現狀下各地只能進行探索或摸索,大方向正確,具體監管細節都可以理解。

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是《喬家大院》里當時名震全國的山西票號在后期總結的至理名言,現在看,仍未過時。當年的山西票號相當于現在的民間金融吧?事實上,民營背景的金融機構或金融服務機構自身也不爭氣,金融機構我們不熟悉先不說。我們熟悉的融資租賃商業保理,放眼望去,有規模、有影響、有特色、持續發展健康穩定的并不多,就連全國民企精英巨無霸組成的明星聯合體(比如ZMT)也沒有讓監管放心,從監管的角度來說,民營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可能就是熊孩子,監管就怕你給惹出各種麻煩。當然任何事情不能絕對,民營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也有很多做的好、有特色、健康發展、持續穩定,服務實體經濟。相比較而言,與央企、國企或金融機構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相比,無論數量、規模、影響力等方面簡直無法相提并論,融資租賃和商業保理基本就是或已經是央企國企或金融機構的天下了,如有反駁舉出個例,也屬正常,僅為特例。

如果沒有行業資源、產業背景、投融組合等資源稟賦的話,除了現在已經在小行業、小設備、或車輛等領域已經有了自己的業務經營特色并站穩腳跟的民企融資租賃公司或商業保理公司外,如果民營還想做融資租賃或商業保理,不僅僅是一個難字,而是難上加難,沒有杠桿,僅用自有資金來做能有多大收益?任何金融屬性的業務不可能絕對無風險,任何人無論多牛逼也不可能做到零風險。如果是央企國企背景,公司有逾期、出壞賬、交學費并不可怕,如果有持續的支持和持續的經營,學費不會白交,人員不會流失,業務經營可以繼續。如果出了壞賬就沒錢了,資金掐斷了,等于學費白交了,公司沒了人員流失了,或者人員流失了公司只好歇菜了,這種就是自己交學費別的公司收益。持續的經營能力可能比資金還要重要,而且持續的經營能力和資金支持是相輔相成的,民營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或商業保理公司往往不具備維持持續的經營能力的能力,包括許多民營上市公司股東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也是如此,央國企則不同,只要不主動關門或出現重大風險,持續經營不是問題,連虧幾年又何妨民營則是虧上兩年新慌慌!

融資租賃公司上市本身就是夢一場,無論境外還是境內上市,市盈率很難上去。融資租賃公司的業務模式相對簡單,缺乏未來想象空間,即使每年新增投放上百億幾百億,融資租賃公司的收入也就10%以內吧?怎么吸引券商研究員和投資者?民營融資租賃公司上市估計就是夢一場,弄不好還會一夜回到解放前。許多民營融資租賃公司每年幾個億的投放,我覺得除了做高收益的零售業務外,估計都是難以為繼,這個帳是明擺著的,如果再有一些逾期甚至壞賬,基本就是賠錢賺吆喝,為員工打工,為律師創收。

2015年初融資租賃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后,融資租賃幾乎沒有任何門檻,各路民營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雨后春筍般的瘋漲起來,都想大干一番,當然也有很多投機心態,這不是民營本身的錯。融資租賃行業2017年其實就已經到頂了,2018年在頂峰觀望一年,2019年下坡,2020年下坡到陡坡。許多自媒體渲染數千家融資租賃空殼公司失聯公司被清洗等等,實際上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作風。只要沒有違法亂紀干壞事的融資租賃公司,冠以“清洗”的標題是有點不恰當的,原先甭管什么動機注冊的融資租賃公司畢竟是合法注冊的,現在政策變化監管回歸,明確劃線,讓其改名或注銷即可,這些公司也不會有抵觸或怨言,有怨言也沒有用。監管要做的就是協調各部門,簡化注銷或改名的流程,如果不主動注銷或改名,監管只要協調各部門,也有手段,包括吊銷等措施。

好比要登上一座山去挖金子,剛開始有門檻,不是誰都可以進門的,后來只要登記備案一下即可,大家蜂擁而至,進來才發現即使沒有門檻,沒有實力的人也沒有用,盤纏和工具總得有吧,否則你只能眼睜睜看著別人挖,一路吆喝著到了山頂,觀望也是絕望,只好垂頭喪氣的下山,這時政策也變了,挖金子要有門檻的,閑人莫入。可已經進來的人總不能飛出去,還得一步一步走出去。如果監管引導進來的人盡快離場,大家本來就在下山只能離場,把偷雞摸狗者繩之以法。如果監管說必須用各種手段打的即將離場的人鼻青臉腫抱頭鼠竄,那已經進來的人也只能抱頭鼠竄盡快離場。我想絕對不會架起G34G42對著已經進來將要離場的人吧,自媒體說的“清洗”從何而來呢?媒體也有立場,如果都有正面積極意義或正外部性,是很好的。

農歷鼠年即將過去,牛年將至,民營將遠離融資租賃或商業保理,老老實實去做實業、深耕產業、做金融服務之外的各種服務,或者周游列國去消費,對國家也是一種積極貢獻。

龍駒寨 20210210 上海 交流微信:guquanwang



安全聯盟 欧美亚洲电影图区动漫,欧美亚洲电影在线观看百度,欧美亚洲电影图区国产